欢迎您光临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站,欢迎各界人士监督政府公开工作
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桓仁名人
清朝开国元勋--何和礼
浏览:4689次    时间:2016年5月27日
明朝末年,建州女真各部纷纷称王争长,出身于苏克素浒部的努尔哈赤迅速崛起,在其统一建州女真过程中,时为栋鄂部部长的何和礼,审时度势,顺应历史潮流,毅然率领本部上万人马归附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得到强大的栋鄂部的支持,顺利实现了统一女真的愿望,并在对明朝战争中节节胜利,何和礼也因此成为努尔哈赤的长婿,后金议政五大臣之一,他屡从征战,功劳卓著,成为清王朝的开国元勋。 
  何和礼,亦作何和里,明末辽东栋鄂(今属辽宁桓仁)人,出生于明嘉靖三十八年(1561年)。何和礼的先世居于东海瓦尔喀(今吉林省浑春),原姓觉罗氏,约于16世纪初迁居于佟佳江(今浑江)中游栋鄂地区,自为一部,称为栋鄂部,并以栋鄂为姓。栋鄂本为地名,其范围相当于今桓仁境内大部分地区。何和礼的祖父克彻,父亲额尔机(一名额勒吉)、兄屯珠鲁,皆任过栋鄂部的部长,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何和礼26岁时,就代替屯珠鲁当上了栋鄂部部长。
  栋鄂地处辽东山区,林木茂密,土地肥沃,雨量充沛,气候适宜。栋鄂部族定居此处,除继续狩猎、捕鱼、采集外,农业生产也有了一定的发展,整个部落都处在上升时期,到何和礼任部长时,已成为建州女真诸部中实力最强的一部。
  时努尔哈赤已用武力统一了建州女真大部分地区,他与栋鄂部之间虽然互有争战,但后来双方关系又大为缓和。他知道栋鄂部素强,又知道何和礼所部兵马精壮,雄长一方,因此一心想将栋鄂部招纳在自己的势力之下。万历十六年(1588年)四月,努尔哈赤纳海西女真哈达贝勒王台的孙女纳喇氏为妃,欲前往迎取,特邀何和礼率兵扈从,何和礼便亲率30骑侍卫随行。
  何和礼素知努尔哈赤乃女真一代枭雄,他在与努尔哈赤的接触和晤谈中,感到努尔哈赤不但具有雄才大略,而且礼贤下士,将来必为英主。努尔哈赤要完成女真各部的统一,进而实现霸业,尤其需要栋鄂部的支持和何和礼这样难得的将才,而何和礼“性宽和,识量宏远”,则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扈从之行结束后,努尔哈赤将其请到佛阿拉(今属新宾永陵镇),并以贵宾之礼相待,两人纵论今古,推心置腹,均对女真各部纷争的局面表示担忧,大有相见恨晚的感叹,努尔哈赤趁机向他表露出招纳之意,希望何和礼能与自己合兵一处,共创大业,何和礼慨然应允。何和礼返回栋鄂后,力排众议,毅然率领本部军民万余人马投奔努尔哈赤的驻地佛阿拉城,正式归附努尔哈赤。何和礼及栋鄂部的归附,使努尔哈赤实力陡然大增,如虎添翼,并为统一女真各部和对抗明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努尔哈赤为了表达对何和礼的恩宠,授予他为一等大臣,特将自己的长女东果格格册封为固伦公主,嫁给何和礼为妻,并为他(她)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东果格格乃努尔哈赤和元妃佟佳氏所生,时年只有11岁,被努尔哈赤视若掌上明珠,足见努尔哈赤对何和礼的器重程度。何和礼与努尔哈赤结亲缘戚,分掌兵权,成为努尔哈赤的亲信之人,人们都称其为“栋鄂额驸(额驸即驸马)、“固伦额驸”。
  何和礼本有妻室,亦长于骑射,听说丈夫在外又娶了别的女人,十分愤怒,于是率领留在栋鄂部的人马,杀向佛阿拉城,要与何和礼决战。何和礼听说妻子前来,便率人马出迎,并向妻子说明缘由。可是妻子根本不听丈夫的解释,竟然要以兵戎相见,后经过努尔哈赤的当面劝谕,何和礼的妻子不仅罢兵,而且也归顺了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对何和礼十分器重,处理军政大事,首先密议于何和礼,然后再付诸实施。何和礼由于办事认真,深谋远虑,很少有失误之时,因此努尔哈赤嘱其不离左右以议军机。为了让何和礼随时可面见努尔哈赤,努尔哈赤特命在赫图阿拉城内北城城墙外的高埠台地上,为何和礼营造了额驸府。额驸府在通向内城墙之外设有小门,可直入城内,而且额驸府的选址又紧临努尔哈赤的汗宫大街门和后宫。
  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努尔哈赤初定旗制,何和礼率所部隶红旗,并任本旗总管大臣。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努尔哈赤派长子褚英、侄阿敏率5000兵马征讨乌拉,何和礼率部随征,破敌有功,特别是在宜罕阿麟(今吉林市)之战中,建州兵马大败乌拉兵,斩杀千人,获甲300副,最后攻克了宜罕阿麟城。
  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十二月,何和礼奉努尔哈赤之命,与额亦都、扈尔汉率2000兵马,远征东海女真渥集部的虎儿哈路,进围扎库塔城,将该包围后,何和礼等人采取先礼后兵策略,对城中军民进行招降,受到拒绝。三日后,何和礼等人指挥建州兵马采取强攻,最后攻破该城,共斩杀一千余人,俘获两千余人。扎库塔城被攻下后,周围各路慑于建州兵马的威势,纷纷投降归顺,何和礼命他们的首领土勒伸、额勒伸带领其民众500户,随军来到赫图阿拉。这次远征全胜而归,使建州女真统属的势力范围一直延伸到黑龙江、乌苏里江一带。
  何和礼对努尔哈赤忠心耿耿,多次参加对女真各部的征战,极受信任,却受到褚英的欺凌,褚英为努尔哈赤长子,何和礼的内弟,受封广略贝勒,并一度代理政务。但他心胸狭窄,特别忌恨几位弟弟和五大臣,并放言说,如果弟弟和五位大臣不听他的话,将来就要被杀掉。何和礼便与各位大臣写一份受苦情况,呈送努尔哈赤,结果褚英受到努尔哈赤的斥责和疏远,最后将其处死。
  何和礼自从率兵远征东海女真各部之后,努尔哈赤便决定让何和礼辅助自己处理事务,“以使定夺决断,不遣处出”。当乌拉部长布占泰违背誓言,意欲与叶赫等部联盟时,何和礼力主出兵乌拉部,并提出了请努尔哈赤亲自督率建州兵马征伐,在何和礼的建议下,努尔哈赤率何和礼等众将和3万大军亲征乌拉部。建州兵马连克乌拉河东孙孔泰、郭多、俄漠三城,向乌拉城逼近。在建州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努尔哈赤对布占泰犹存招顺的希望,等待着他能悛悔归降,令其改过,然后撤军。布占泰一面派使者向努尔哈赤请罪,一面又亲率3万乌拉兵马前来抵御,全部步行列阵。这时,何和礼与众将坚请出战:“我军远道征伐,利于速战速决,只是担心乌拉不出兵罢了。现在他们既然列阵以待,我军可利用这平原旷野,一鼓作气将其擒杀。如果错过了这个歼敌的机会,那么我军厉兵秣马,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在何和礼等诸将的要求下,努尔哈赤方命将士舍骑步战。何和礼随努尔哈赤身先士卒,冲向敌阵。一时间,矢如风发电落,声似狂飙雷鸣。建州兵鼓勇奋击,乌拉兵亦拼死力敌。经过激烈搏杀,乌拉兵马遭到重创,死伤十之六七,抛戈弃甲,尸横遍地,余皆溃散,建州兵马乘势攻下乌拉城。布占泰见大势已去,只身逃往叶赫。征讨乌拉之役,建州兵“破敌三万,斩杀万人,获甲七千副”,乌拉从此灭亡。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努尔哈赤正式建立满洲八旗制度,何和礼及所部被编入正红旗,隶属于努尔哈赤次子、正红旗旗主贝勒代善。次年正月,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国称法,改元天命,设置议政五大臣,同听国政,何和礼、额亦都、费英东、安费扬古和扈尔汉位列其中。凡军国大事,先由五大臣拿出处理意见,再交四大贝勒复核,最后由努尔哈赤发布实施。他们“秉克公诚,历精图治”,这就是著名的后金议政五大臣。
  天命四年(1619年),何和礼率部参加了著名的萨尔浒大战。此次战役,明廷以杨镐为经略,调集10万兵马,号称47万,共分四路,分进合击,会攻后金都城赫图阿拉。努尔哈赤采取“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应变策略,集中优势兵力,给明军以毁灭性打击。在萨尔浒大战中,何和礼及所部兵马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有史料称“萨尔浒之役,率败明师者,皆公(指何和礼)之力也。”因为何和礼在此次大战中,协助努尔哈赤运筹帷幄,使后金全歼明朝三路兵马(一路逃走)。而且在后金兵马中,原栋鄂部子弟居多,特别是在东线战场上,栋鄂部兵马利用地利条件,伐木设障,坚壁清野,并以小股兵马袭扰,致使东路明军主将刘铤所率领的明军和朝鲜联军行军迟缓,延搁数日,为后金主力调集东线,全歼东路明朝和朝鲜联军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天命六年(1621年),后金兵马接连攻克沈阳、辽阳,“何和礼皆在行间”。据《满文老档》记载,此时的何和礼辖有浑河音格5个牛录,博尔辉5个牛录,雅尔瑚、苏完8个牛录。粗略估算,当有5400名军士。后金攻下沈阳、辽阳二城后,何和礼又以战功被授予世职三等总兵官。
  何和礼追随努尔哈赤征战36年,励精图治,推诚宣力,勤劳政事,深为努尔哈赤所倚重。努尔哈赤比何和礼年长两岁,两人不仅有君臣之礼和翁婿之亲,更有着兄弟般的手足之情。天命九年(1624年)八月,何和礼因积劳成疾,病逝于官署之中,享年64岁。何和礼去逝时,五大臣中的其他四位已病故在先,仅何和礼尚参与后金的军机大事。努尔哈赤为失去何和礼这样的忠勇大臣而惋惜不已,以致痛苦失声道:“我们一起并肩作战而又十分友好的诸位大臣都已不在人世了,上天为什么不让他们留下一位给我送终呢?“对何和礼等五位大臣的感情和爱惜之情,由此可见。
  何和礼作为清王朝的开国元勋,死后亦受到很高礼遇。清太宗时,追封何和礼为三等子。顺治十一年(1654年),追谥何和礼为“温顺“,并勒石记功。内有“追述往事,轸念前勋”,称赞何和礼“乃能益励忠诚,封疆攸赖,始终尽瘁克襄王室”。雍正八年(1729年),加封号“勇勤”。其元配生卒年代不详,其妻固伦公主,顺治九年(1650年)七月病逝于北京,享年62岁,康熙五十五年(1715年)追谥“端庄”。何和礼共有6子,次子多积礼、四子和顾图、五子都类,在清朝初年皆有作为。
政府网站标识码:2105220035 备案:辽ICP备09001429号-1辽公网安备 21052202000103号
主办单位: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桓仁满族自治县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024-48828748 邮箱:ourxxzx@163.com 网站地图
地址:桓仁镇中心街三组 邮编:117200 桓仁县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抚顺经纬网络
访问量:23891369234 IP:98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