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站,欢迎各界人士监督政府公开工作
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桓仁传说
五女锁二牛
作者:白冰    浏览:4719次    时间:2016年5月30日
古时候,桓仁属渤海桓州,无官署。境内婆猪江飞波卷浪,兀刺山耸峙如屏,山环水绕,风光秀丽。
      据说这一年,朝廷里有一个姓终的芝麻官,信马游缰来这里游玩,见这地方漂亮就不走了,不久被封为知州,当上了州官大老爷。
      几年过去了,这佟知州攫财掠宝,刮民膏脂;抢霸女,无恶不作。因为朝廷受了他的贿赂,得了他的好处,只有纵容的意思没有问罪的份儿!这个佟知州可是霸道啊!他把婆猪江改名叫佟家江,只是写时必须把“家”字写成“佳”。谁都明白,这不过是掩人眼目罢了。
      佟知州的长相有些出奇:眼睛大、牙大、肚子大、罗圈腿。黎民百姓私下里说他是个“牛的眼,牛的嘴,蛤蟆肚,蛤蟆腿”的怪物。虽说其貌不扬,却妻妾成群。可也有一件事不称心。什么事?年过五十,膝下无子,无后为大呀!他总寻思一旦寿终正寝了谁来接烟火呢?有拍马屁的见他发愁就说:“到城隍庙送子娘娘面前,烧香叩头七七四十九天,保您贵子临门”。佟知府听了便信,信了就招来鼓乐班子,领着妻妾,抬上猪羊,吹吹打打,天天上庙烧香许愿讨儿子。
   说也凑巧。这天,天上银河里有两个牛神,因为得罪了王母娘娘贬下凡投胎。祥云之上被隍庙的鼓乐声和袅袅香烟所吸引。什么事儿这般热闹?打眼一看,黑压压的一片人跪在那里;侧耳一听,是佟知州在那念哪讨儿子。两个牛神一核计,州官儿讨儿子,咱俩去投胎至准没错儿。
  说话就快,转眼过去十个月的光景。这天佟府传出消息;“佟大老爷的爱妾生了一对大胖小子。”黎民百姓骂道:“什么胖小子,不是像牛,就像蛤蟆!”果然,待到小孩七、八岁满街跑时,人们见到两个三分像人七分像牛,四肢发达,头大如斗,比他老子更出奇的怪物。说是怪物也是真怪,这对孪生兄弟体壮膘肥,不呆不傻,可就是习文不成,练武不就,专干鼠摸狗盗,贪财好色的勾当。虽然佟知州爱似宝贝,取名佟虎、佟豹,可黎民百姓私下叫他俩“大牛、二牛”。恨之入骨啊!这大牛、二牛到了十八、九岁上,更是欺男霸女,如狼似虎,“牛”仗官势,为所欲为。大姑娘小媳妇见了他俩的影儿,就得赶紧躲避起来。
  大牛、二牛在街上玩腻了,这天要出城逛逛.他俩骑上马背着弓箭,上山打猎去了。可跑了一天,也没翻过兀刺山;箭放光了,也没碰掉一根禽兽的毛。心里酸溜溜的像喝了醋,耷拉个脑袋往回走。这时正碰上刘家沟的刘老汉领着孙女小翠在佟佳江边撒网打鱼。他俩想,没打着一个带毛的,弄两条带鳞的吧!于是,来到江边找茬儿了┈┈
   “喂!”二牛先吼道:“不知道这是我家的江吗?你们敢来打鱼?!”大牛接上吼:“把打的鱼交出来!”二牛说着又上前一脚,踢翻了鱼篓,鱼便被水冲跑了。大牛一看说:“妈的,鱼没了!”二牛说:“没有鱼,拿人顶!”祖孙二人顿时被吓呆了,小翠想躲藏已经来不及了。说拿人顶,自然是小翠。见这小翠生得眉清目秀,细皮嫩肉水灵灵的,大牛、二牛馋得直流口水,这个“猎物”可不能放过啊!大牛上前一步抓起小翠就往马背上按,二牛一拳把扑上来的刘老汉打倒在水里,尔后,两牛劫持小翠,扬长而去。
  可怜刘老汉这个哭啊!老汉与孙女相依为命,抢走了小翠像摘去了他的心肝;再说大牛二牛心手辣,小翠这一去凶多吉少。他能不哭吗?江水也呜咽,山风也哀鸣,痛哭声惊天动地,惊动了兀刺山上练兵的五姐妹。
    你道这五姐妹是谁?这首的是大姐贾春英,水汪汪的眼睛粉丹丹的脸儿,眉宇间透着一股秀气,二姐夏英、三姐秋英、四姐冬英、五妹群英,跟大姐比,是一水儿的脸宠,一水儿的个儿,一水儿的紧腿紧袖的武侠打扮,义气昂昂,英风飒飒。他们的大哥贾文英、二哥贾武英屯兵釜山,兄妹东西相望,遇上难事发狼烟为号。
  这时,五姐妹听得佟佳江岸有人痛哭,便差五妹群英下山看个究竟。群英来到山下,听了刘老汉一番诉说,先是安慰相劝,然后立下军令状,答应三天之内救回小翠,定教祖孙团圆!
  五姐妹熟知佟府素行,早有惩治两牛除暴安良之意,听了群英秉报之后,更是义愤填膺,摩拳擦掌。姐妹们望着大姐说:“咱这就去擒拿这两个孽种,为百姓报仇!”春英说:“不急!我们要发狼烟,请哥哥来再作计议。”这在此时,有人报告:“不好,釜山发狼烟了!”五姐妹出门看时,果然西面烟柱冲天。狼烟即是命令,五姐妹立刻奔釜山而去。
    釜山像一只倒扣的大锅,没有兀刺山平坦,山寨险要而坚固。两位兄长迎出寨门,文英笑呵呵地说:“我略施小计,妹妹果真来此。”武英说:“众妹不必惊慌,只是哥哥想念妹妹,约来相聚是了。”五姐妹一听有些生气,哥哥怎么能把发狼烟当成儿戏呢!春英嗔怪说:“谢谢哥哥好意,我们姐妹有要事在身,不可在此久留。接着便把欲救小翠教训佟府的事说了一遍,文英说“惩二牛,救小翠,正合我意。据探明天朝廷巡抚来巡察,这是个好机会┉”如此这般直讲得五个妹妹点头称是。
  第二天,佟知府一面杀猪宰羊,一面列出仪仗,迎接当朝巡抚大人。巡抚果然威风而至。这边巡抚尚未坐稳,那边便有人击鼓喊冤了,佟知州叫来手下人问:“是何人喊冤?”巡抚也命令道:“把他带上堂来!”
    被带上来的是刘老汉,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边叩头一边喊着青天大老爷:“俺孙女刘小翠被佟大老爷的儿子佟虎、佟豹抢去,巡抚大人,可要给俺作主啊!”巡抚到:“你告的可是佟知州吗?”刘老汉说:“小人不敢。”巡抚又问佟知州:“有这等事?”佟知州说:“这老混蛋放他妈屁,卑职府上一向管教森严,绝无此事。”老汉遂又申诉道:“小人岂敢说谎,俺孙女明明锁在你家后花园的枯井里!佟知州听了慌了神,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为啥?昨天夜里,小翠被抢进府来,大牛也拉,二牛也拽,要糟塌她。小翠奋力抗争,宁死不从。佟知州听到了阵阵毒打,声声哀叫,便走了过去。一见小翠那俏丽动人的模样儿,心想:这小妞还真有点姿色呢。于是,他道貌岸然地喝走了两个儿子,悄悄把昏了过去的小翠锁在枯井里。此刻他想,连两个儿子都不知道的事儿,这老家伙怎么会知道呢?他能不慌神吗?
  可佟知州嘴是硬的。“住口!”佟知州大发雷霆,“你胡说八道!我的枯井里怎么能有你的孙女,你这是诬陷本官!”巡抚“霍”地站了起来,瞪了佟知州一眼,“走!咱们到后花园那个枯井看看,不就知道有没有那个刘小翠了么!”
    巡抚,知州一干人来到后花园,见枯进果然有一个女子,已是遍体鳞伤。巡抚问知州:“放她回家如何?”佟知州无言再辩,脖子也软了下来。
    小翠抱住刘老汉那个哭啊,待走出佟府,老汉对小翠说:“先别哭,你爷爷在家等你呢,快回家去吧!”说着便不见踪影了。小翠还在那愣神呢,这边早有耳目秉报了佟知州。
    佟知州知道事情不妙,立即集合官兵。巡抚见状拍案而起,喝道:“你这是要干什么!”佟知州又是一身冷汗,下意识地说:“你、你、你要干什么?”巡抚又“啪、啪、啪”地拍了三下惊堂木,斩钉截铁地说:“ 我要为民除害!”
    原来,当朝巡抚在途经釜山脚下时,已被文英、武英劫去山寨,眼前这个巡抚是个假的,是春英装扮的。这时,五姐妹的人马已将佟府围住,只等春英的行动信号。
      方才,“啪、啪、啪”三声传到府外,各路围兵蜂拥而上,与佟知州的官兵拚杀起来。五姐妹越拚越猛,经过几个回合,官兵已被杀得血肉横飞,尸骸遍地。后来只剩下大牛、二牛,也是节节败退,招架不住。五姐妹穷追猛打,直把两个孽牛逼到佳江边,最后生擒。再看佟佳江边人山人海,黎民百姓山呼万岁,拍手称快。五姐妹根据百姓意愿,把大牛、二牛锁在佟佳江里,叫它死还死不了、活也活不起。怎么死不了呢?银河里的牛神下凡,识水性淹不死啊!又怎么活不起呢?用铁链穿着鼻子捆绑四肢锁在江里,另一头拴在兀刺山的天池边上,你一动,铁链便响;铁链一响,便再把铁链拉得更紧,那滋味能好受吗?
      五姐妹锁上孽牛,便回山去了。大牛二牛在江里挣托着。好多年后,江中化出两块牛状巨石,并不时发出“哞、哞”吼声。人们把两块巨石取名叫“大趯牛”、“二趯牛”,这地方江水“哞哞”响,就叫趯牛哨。
      为了纪念五姐妹为民除害的恩德,人们把兀刺山改名为五女山了。
政府网站标识码:2105220035 备案:辽ICP备09001429号-1辽公网安备 21052202000103号
主办单位: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桓仁满族自治县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024-48828748 邮箱:ourxxzx@163.com 网站地图
地址:桓仁镇中心街三组 邮编:117200 桓仁县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抚顺经纬网络
访问量:23891369234 IP:98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