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站,欢迎各界人士监督政府公开工作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桓仁传说
荷花仙子显圣
作者:孙旭东    浏览:4424次    时间:2016年5月30日
   早年间,奉天东边外桓仁城邑的东南角,有一个莲花泡。一到三伏天,郁郁葱葱的荷花就盛开了朵朵美丽的金莲,把泡子里的水映得粉红。泡子西岸边上有一“天后宫”庙虽然规模不大,却是古朴雅素,香火鼎盛。
   有一年夏天,荷花刚开始打骨朵儿,一位自称是“风水先生”的南蛮子来到这里,借宿于“天后宫”。这位风水先生,鬼头蛤蟆眼,一看就知道心眼不少。住进天后宫后他早起晚睡、闷不作声,整日倒背着手在莲花泡子周围遛的,不觉一住就是七七四十九天。时间一长,宫里的马道长实在忍不住了就问这位风水先生:“施主整日围观金莲潭,为着何事?”寡言少语的风水先生只是摇头。马道长问不出来,心里好生纳闷:莫不是这金莲谭里有地气和宝物……我非问出个究竟不可。
     翌日,一大早,马道长见风水先生喜形于色,得意地在古刹门前的树荫中有滋有味地散步,嘴里哼着小曲。马道长一见便凑上前去试探着问:“施主何事如此高兴?恳请赐教。”先生今天一反常态,哈哈大笑,只是不语,但经不住马道长一再花言巧语地追问,风水先生想了想说:“说与你听倒也无妨。”然后示意外边说话不便,于是,两人便走进禅房,马道长命道童端上早膳,关门闭户,两人对面而坐,一边吃一边唠起来,风水先生说:“我从关里码了一条龙岗,用了三年多的时间,码到这里来了,没曾想‘龙头’竟扎到您这宝刹前的金莲潭里了,您想‘龙头’扎在这圣水金莲谭里,这‘地气’还了得吗?”说到这里面带着微笑,便停住不说了。马道长正听在兴头上见先生不肯讲了,就说:“施主查到如此洪福之穴,今日当饮酒助兴,他日贫道亦受荫不浅!唤道:“童子摆酒换膳。”一会儿工夫又重新入座,马道长以茶对酒,殷勤备至,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先生便飘飘然了,马道长边斟酒边说:“施主放心,贫道孤身一人,无儿无女,这‘地气’我占不了,您说与我这出家人听了,只是长点见识罢了,请施主明示。”已有几分酒意的风水先生听了觉得也在理,于是就继续说:“这‘地气’可非同小可,若建阴阳宅,后代心有九王至尊,但‘向口’可得放准。”马道长一听吃惊不小,急切地追问:“那阴阳宅如何建法?”先生叹了口气接着说:“阳宅是建不了了,只有建阴宅了,但在这种水中建阴宅,奥妙可是无穷呵!”咕噜一杯酒一干而尽,接着说:“我在这里住五十天了,夜夜观察,昨晚午夜整,才发现了这个奥秘,有了建阴宅的办法。”马道长忙给斟满又问:“发现了什么?如何建法?”先生左右环顾一下,摇晃着身子把嘴凑近了马道长的耳朵“……”马道长就势说道:“今晚能否带贫道亲往一看?”已经烂醉如泥的风水先生,顺口说道:“可以可以,只是不准外传,将来有那天少不了你的份……”马道长伸手把先生扶上卧榻,转过身来,先生已经鼾声如雷了。
    当红日西坠,明月东升的时候,马道长叫醒风水先生,又重整杯盘,以茶陪酒,一番把盏劝酒自然盛情了。时近三更,两人携手步出宫门来到金莲谭岸边,先生悄声对马道长说:“不要有声音,以免惊动荷花仙子。从金莲作蕾算得七七四十九天,才能有三年午夜‘荷花仙子’显圣的良机,而每年只有一次……”说着说着,只觉得一阵清风徐徐吹过,飘来一股扑鼻的芳香,先生示意马道长盯准金莲潭中心处,这时,只见一道红光出现于潭中心,照得整个潭中金光闪烁,眨眼工夫,红光便延至天上,天空中紫气缭绕,彩云飘飘,接着潭中荷花闪动并悄悄地向四处闪开,脉脉涟漪波及岸边,再看潭中心有一泓巨型的泉眼“咕咚咕咚”向上翻着水花,渐渐地一枝如盖的、粉红色的荷花蕾缓缓地浮出水面,霎时,一朵巨大的金莲颤微微地盛开了,顿时潭中红波荡漾,金光灿烂,整个金莲潭如白昼一般,晃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这个情景把马道长惊得目瞪口呆,这时,风水先生小声对马道长说:“看到了吧,这金莲的中心就是‘穴位’尸骨盒放在花心上就可以了,如果尸骨盒的头朝正南,后代就能做皇帝;如果‘向口’放错了,就只能做朝庭大臣了……,明天晚上上午还有今年最后一次这样的圣景了。“四更的鼓声响了,两位眼前的一切就象幻影一样消逝了,夜又恢复了宁静。
      次日,风水先生就收拾行装,辞别马道长回南方起祖坟去了。
      风水先生登程之后,马道长想来想去,心头一亮,立即来到自己的亲侄家中,哥哥、嫂子早年身亡,家中只有两个侄儿都二十好几了,是一对孪生兄弟,一个叫马大,一个叫马二,马道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 两个侄儿说了一遍,两个侄儿乐坏了。然后,动手做尸骨盒,又一起奔向自家的坟地,将祖宗的尸骨小心翼翼地装入尸骨盒,又借来一条小船泊在金莲潭岸边,一切准备妥当,只等午夜来临。
      时近二更时分,三人拿着尸骨盒悄悄来到小船上。三更过后,果然象前面讲的一样,潭水红波涌起,潭中心处一朵巨大美丽的金莲浮在水面上。马道长领着两个侄儿飞快地将船划出,慢慢地接近金莲,没想到花太大不能接近花心,只好将尸骨盒投向花心,只见那金莲唰地一下所有花瓣都合拢起来变成花蕾,将尸骨盒裹得严严实实,红光浸没沉入潭底不见了。马道长一见成功了,喜不自胜,高兴地领着两个侄儿回家了。马大、马二从此开始做起了选妾养子做皇父的美梦。
      树叶一黄一绿又是一年,风水先生背着祖宗的尸骨盒再次来到莲花泡,一看觉得不对劲,仔细观察几天,断定‘地气’已被占了,就怒气冲冲地找马道长。马道长一见、十分热情,寒暄一阵就说:“请施主息怒,实在意想不到,那件事全被人偷听了,施主走的那天晚上就被别人葬上了。”风水先生听了无可奈何地问道:“那人现在何处居住,家中都有什么人?”马道长觉得告诉他也无妨,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风水先生借找水喝的名义到马家看了一遍,然后回南方去了。
      几个月以后的一天,一个闯关东的老汉领着长得如花似玉、一般大小的两个孪生姑娘来到马家投宿,一个姑娘叫玉凤,另一个叫玉翠,这爷三在马家住了一宿,次日要赶路,两个女儿却病倒了,老汉急得团团转,左思右想没办法,就低声小气地和马大、马二商量说:“求求二位公子,宽限老夫几日,把俩个女儿先看养在公子家,我去求医买药,劳二位公子费心照顾,待女儿病好之后,老夫必将厚报。“马大、马二听了喜上眉梢,心想,我们哥俩相亲相了一年多没找到,没曾想飞来两只金凤凰,真是求之不得,于是就满口答应下来,老汉求医买药搁下慢表。
      却说那马大、马二等老汉走后,就走进姑娘房间,马大侍候玉凤,马二侍候玉翠,端水喂饭,煎药送汤,无微不至,不过三日,两位姑娘已痊愈,马大、马二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便一人领着一个姑娘,到野外散心观景,游山玩水。二来二去,马大、马二就象着了魔似的被两个窍窕淑女迷住了,一时不见,心里就象有支鹅毛在撩拨,心焦如焚,姑娘的身影总是在心中闪动,赶不走驱不散,再加上两 个姑娘时常含情脉脉,暗送秋波,娇甜地一口一个“马哥哥”地叫着,一个月过去。马大和玉凤,马二和玉翠都已形影不离、如胶似漆相爱至深,双双同居了。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两个姑娘都有了身孕,老汉买药才回来,见两个女儿病已好了,身体也比先前胖了许多,老汉非常高兴,千恩万谢,便收拾行装准备起程。马大、马二一见急了,忙去找叔父马道长来说亲。马道长来了一看,这老汉,觉得很面熟,左顾右看说:“这不是风水先生吗?”老汉一看认出自己就哈哈狂笑起来,指着自己两个女儿说:“马道长你枉费心机,现在人已属于我们的了,我要带走了。”马道长一看也没了主意,就和两个侄儿一起哀求,尽弃前嫌,把姑娘留下,两家和亲,马大、马二头已叩破,血泪满面。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两个姑娘也是双膝跪倒齐声哀求,不愿离去,可是狠心的风水先生还是领走二女儿玉翠,只留下了大女儿玉凤许配给马大为妻。从此,马二因思念玉翠,日日夜夜地坐在莲花泡边上痛哭,泪水流进莲花泡,使泡子扩大了一倍多,形成了今天这么大的水面。
      十八年后,京城文、武科场发榜了,马大的儿子考为文状元,南方有个无名氏争了个武状元。
政府网站标识码:2105220035 备案:辽ICP备05247322号-1辽公网安备 21052202000103号
主办单位: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桓仁满族自治县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024-48828748 邮箱:ourxxzx@163.com
地址:桓仁镇中心街三组 邮编:117200 桓仁县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抚顺经纬网络
访问量:23891369234 IP:98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