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站,欢迎各界人士监督政府公开工作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桓仁传说
高句丽琉璃王的故事
作者:李戎    浏览:4301次    时间:2016年5月30日
    从前,有一个明媚的春天,山野里吹拂着和熙的春风,大自然现出一派生机。各种野草发出嫩绿的叶儿。蔚兰色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燕子从南方飞回来,在高句丽城堡的上空舞动着剪刀似的翅膀。黄雀在草上飞翔。大雁落在江边的沙滩上鸣叫。流水哗哗的流淌,格外清脆。
   高句丽城堡的卫兵打开城门,从里面飞跑出一群儿童,跑在最前边的男孩儿,衣冠锦绣,天真活泼,十分可爱,他就是高句丽国王朱蒙的儿子类利。
      老国王朱蒙在五女山城创立高句丽基业由于操劳过度,40岁那年不幸逝世。临死前,告诉王后礼氏,如果生下儿子,立为太子,继承王位。就在国王逝世不久,礼氏生下了类利,类利命苦,从小只知道有妈,不知道爸爸什么样。
      说话类利在群童陪同下,从宫门飞跑出来,直奔江边打雀。类利看见对面一只黄雀、拉开弹弓就射。不料,弹子落在江边一位妇人顶着的罐子上。那妇人恼怒地说:“谁家有娘无爹的野杂种,敢打我的罐子!”类利吃了一惊,未加还言。他听那妇人骂他是“野杂种”,信以为真,就哭着回家问母亲礼氏:“妈,谁是我的爹,爹在那里,你快告诉我。”母亲礼氏无奈,害怕他哭坏了身子,只好把实情告诉他。类利得知自己是个王子,就想继承王位。礼氏对类利说:“要做国王,必须依我一件事。说着拿出一支半截宝剑,叫类利到五女山上楞石的松树下,去找那半截宝剑。如果找到了,并且两截能对在一起,就可以当国王。类利天不亮就出城,到深山去找宝剑。他走了一山又一山,爬了一坡又十坡,把山上的岩石几乎都翻弄遍了。中午时分,天气炎热,他累得满头大汗,衣服快湿透了,还是没有找到七愣石。天空突然暗下来,出现了乌云,顿时下起大雨,接着一声巨响,耀眼的闪电在山脊上轰响,象炸药包爆炸一样。类利在山洞里避雨,雨过天晴,他继续寻找。就在闪电打响的山脊山发现了七棱石。七棱石石壁削峭、冷峻森然,石壁灰黑色。他站在石下向石顶上望,顶峰很高,高不可攀。于是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在泉水处喝了口水,洗了一把脸,鼓起勇气攀登岩石,察看插半截宝剑的缝隙。他拉着枝藤,扯住树枝,劲气十足,一口气爬到岩石半腰,看见石缝长出一棵松树。他瞪大眼睛上下左右仔细查找半截宝剑。在树根部一个洞穴中,见半截宝剑发出青色闪光,感到心花怒放,用手一下子将剑拔出来。除去泥土,别在腰间,然而从石上向下爬。近黄昏时分,类利赶回了宫殿。类利把半截宝剑送给母后礼氏,礼氏让类利把那截剑拿来对合。果然对上,完好无损,一丝缝隙也没有。类利高兴地跳了起来。母后礼氏召集所有大臣,当面宣布类利接替王位,说罢类利脱去身上太子服,换上国王新装,戴上王冠,向已故国王坟墓跪拜。在阵阵鼓乐声中,类利登上国王宝座、堂上群臣、俯在地下叩着,齐呼万岁。接着,举行国宴,邀请四方邻国元首,热烈庆祝三天,类利王号琉璃王。“
  自从类利当上国王以后,礼氏患病,日益加重,第二年类利母亲礼氏离开人世。母后逝世,谁来接替当王后,朝庭上下舆论纷纷。类利的两个妻子都想充当,天天互相暗算,争宠斗智。类利左右劝说,她们不听,决定在五女山城附近再建一座宫室,将两个妻子分居,以缓和矛盾。秋天,宫室落成。类利回殿接一妻去住。他的两个妻子,一个叫禾姬,另一个叫雉姬。禾姬是本族高句丽人,雉姬是汉族良家女子。禾姬以本族人自居,誓不入新宫,雉姬见此情形决定逃走,不想当小妃。
  雉姬准备逃走,连夜不眠,寻找时机。就在类利外出参加打猎比赛大会的时候,雉姬等待类利三天,见他三天后仍然未归。又听到众臣议论纷纷,都说类利年轻,不懂规矩,当按先王立下王法处置。雉姬深深感到类利性情,感到众臣言之有理,跟他继续过日子,唯恐失宠。深更半夜,挟着包裹,悄悄出城,要回到娘家去。天亮时分,类利带领人马进了城,刚下马要休息,听臣下禀报,雉姬逃走,据探知已走到了横道川。类利焦急,豆粒般汗珠从额角流下来。突然一计,跃上马背向横道川追赶雉姬。一口气追上了雉姬,反复劝说她回宫。雉姬很刚强,性格犟,执着不肯跟类利回宫,于是推开类利向山坡下飞跑。类利见山势陡,不便骑马去追,伤心地依靠到一颗老柞树下,望着天空中叹息。空中飞来一对黄鸟,落树枝上叫喳喳。类利感叹到:“翩翩黄鸟,雌雄相依。念我之独,谁其与归”。意思说黄鸟飞翔得多么轻松,而且双双成对,十分亲近。雉姬把我抛下,叫人感到很孤独;可是,没有人跟我一块回家,岂不是更孤独吗?类利的思绪顿时混乱了,怎么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纷乱的思绪掀起了他心中的波澜,这小波澜比暴风更加猛烈。他怀想妻子雉姬那无限往事和旧日的美丽容颜,泪水扑扑地流出眼框,掉在怀里,湿透了衣裳。类利感到懊丧,稀里糊涂觉得事事不顺当。凑巧,雉姬的亲生儿子如津在江里洗澡游泳,不幸掉进深渊淹死了。
      类利妻儿不幸,连连打击,情绪十分低落,心情十分溃伤,自以为对不住天帝。他为了弥补心灵的创伤,下令杀猪祭天,乞求太平。奴隶和婢女们按照他的旨意,在一棍木杆顶端挂起灯笼。在木杆下边摆上供桌,焚香烧纸。抓了一口最大最肥的猪杀倒,事先在猪耳朵眼里倒上白酒,准备割下猪头,摆到供桌上,让天帝享用。人们忙活半天,烧开了一大锅开水,屠夫把猪杀倒在地,准备放在开水里退毛。突然,那口大猪站立起来,不顾伤口疼痛,不顾淋淋漓漓的鲜血流淌,尤其脖子上屠刀还没有拔出来,猛的一下跑了起来。大臣慌忙向国王类利报告,类利大吃一惊,下令快去追。大臣薛友骑上最能奔跑的骏马,跟在猪后猛追。说也奇怪,那猪迅跑如飞,而且不时回头望望薛支大臣,薛支大臣跟在猪后边跑了几天几夜,累得人困乏,又饿又渴,一步不肯停歇,一直跟着猪跑到尉那岩城,发现那口猪站着不动了。薛友把这件事情报告给了国王类利。类利感到事情很离奇,然而又迷惑不可解,请来巫神算卦问卜,也没有定论。类利严肃认真地想了几天几夜,终于想出计策,决定把国都迁到那口猪站着不走的地方去。
      经过充分准备后,类利辞别了先祖灵墓,率领满朝文武和兵差,用数十辆轿抬着皇亲国舅及妻室美妾,连日搬迁,队伍浩浩荡荡,气派非凡,终于把国都安顿在尉那岩城。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五女山城故都感情依然锁着类利的心。每年十月间,他都要带领妻室儿孙及所有亲朋好友,拉起长长的队伍,返回五女城旧地祭奠先祖朱蒙和母亲礼氏。
政府网站标识码:2105220035 备案:辽ICP备05247322号-1辽公网安备 21052202000103号
主办单位: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桓仁满族自治县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024-48828748 邮箱:ourxxzx@163.com
地址:桓仁镇中心街三组 邮编:117200 桓仁县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抚顺经纬网络
访问量:23891369234 IP:98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