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仁于2015年正式启动抗日义勇军纪念馆项目,2015年6月,本溪市委向辽宁省委递交筹建抗日义勇军纪念馆的请示;8月1日,第73次省长办公会议原则同意本溪市桓仁县建设抗日义勇军纪念馆;2016年1月25日,省委、省政府向中共中央、国务院递交《关… [详细]

  • 暂无资料

我对桓仁国歌原创素材地的几点认识

作者:高 崇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2-14 浏览次数:92975 次 【字体:

    桓仁作为国歌原创素材地,并和高句丽发祥圣地,清王朝肇兴之地,中国易学标本地一起,作为城市品牌于2005年8月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成为全国第一个拥有城市品牌的县份。消息传来,全县沸腾,省许多党史专家听了也非常高兴。他们说,这是对十四年抗战中付出巨大牺牲的桓仁人最好的慰藉,是对鲜血渗透了的这块土地最好的表述。下面我谈三点认识:
    一、国歌原创素材地命题的提出
    2001年省政协文史委一名老同志来桓调研,他实地查看了唐聚五当年在桓仁活动的几个重要遗址,激动地对桓仁党史办李戌老师说:“我当年在桓仁打过仗,辽宁民众自卫军在桓仁发出的各种通告、通电你们研究过没有?它与义勇军进行曲有很大联系,你们研究研究。”并建议对当年誓师大会的地方,秘密开会的遗址都设一个纪念性标志牌。县委领导当即表示马上办。由此,国歌素材原创地这一命题才引起了桓仁的注意,并作了认真的研究论证。很快,这一重大历史课题便有了结论。
    二、国歌原创素材地这一命题的结论依据
    关于依据,可以从三个方面看,一是当年辽宁民众自卫军发出的各种宣传文字材料联系上看;二是电影《风云儿女》人物原型和剧情上看;三是桓仁与上海的田汉紧密联系的通道上看。
    1、从文字材料的联系上
    唐聚五义举之初就向全国发布了《告武装同志书》《告民众书》以及《抗日通电》等,日军反应是“各报皆用特号字记载,”请看两组对应。

    2、从人物和《风云儿女》剧情上看
    《风云儿女》主人公梁质夫的原型就是民众自卫军第十一路司令抗日名将梁希福,他打了几个漂亮仗,影响很大。两人不但名字谐音,重要情节也相同,唐聚五发出的求援通电中说:“为国家争土地,为民族争生存”。剧中梁质夫说:“为民族争自由,为国家争疆土”。这是剧中的经典词,几乎完完全全被采用。
    3、从桓仁与上海剧组田汉的紧密联系上看
    1933年,田汉在北平见到了唐聚五,并建立了联络通道。田汉自己就说:“好的题材……即便在天边或是在地球以外的宇宙都不要轻意放过”。唐聚五在桓仁以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的身份向全国发了很多宣传材料,其中有:“派员赴京津沪,带办理联络宣传等事宜”。实际宣传中,唐聚五派他的参谋处长李季带着这些材料去北平、天津、南京、上海等地进行宣传,很快上海十九路军便响应东北抗战,组织捐枪支、弹药等活动支援东北民众自卫军。上海华侨慰问国派何永贞先生赴东北实地考察宣传自卫军,唐聚五为此发了通电表示欢迎。通电中还介绍了自卫军“皆以热血头颅与机枪迫击炮周旋”的情景,上海各界组成爱国人士慰问团,聂耳随团去唐聚五居守的长城古北口慰问等等。
    我认为,田汉、夏衍只所以创作出《风云儿女》,必须俱备三个构件,而且缺一不可:一是必须能为他创作提供鲜活的文字素材;二是这些素材必须有一个畅通的信息通道送达;三是必须能打动田汉,撞击他的心灵,震撼他的情感。
    怎么能震憾他呢,我认为没有一定规模,沒有一定影响,没有一群英雄人物的英雄壮举,是不能打动他的。同样,没有一定规模,一定影响力的大事件,田汉在上海也是不可能知道的。应该说,能对田汉剧组形成一定程度的冲击,绝不是简单的几句歌词,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一个惊天动地的辽东抗日运动,当桓仁民众自卫军和十四个县二十多万兵力在东北举起了抗日大旗时,那血与火的交织场面,怎能不惊天地泣鬼神。
    三、桓仁为国歌原创素材地的历史背景
    “九.十八事变”不久,桓仁这块土地便成了敌我双方瞩目的地方。我们说:唐聚五能来桓仁发动义举,杨靖宇能从几百里之外来桓仁建立辽宁抗日游击根据地,成为辽宁抗联核心区域,并把南满省委迁到桓仁,这都是有历史原因的。
    早在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时,日军便越过鸭绿江入侵我县沙尖子、五里甸子等地,史志记载:“所到之处,十室九空” 。桓仁组成了民团,奋起反抗,打跑了日军,打死了日军头目广田甚吉,并顺势收复了宽甸县城。唐聚五正是看到了桓仁人民的爱国爱家热情,有民众基础才选择了桓仁。当唐聚五撤出了桓仁后,杨靖宇将军来了,那时桓仁民众自卫军就有数千人进了山,坚持家乡抗日,日军称他们是“胡子” 。杨靖宇见桓仁有民众基础,才碾转来到桓仁,并以此为核心区组织辽宁民众抗日。许多上山的民众自卫军转而加入了抗联,成为了骨干力量。日军惊呼 :“东边,刀匪如毛”。所以,日军特别痛恨桓仁人民,先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两个事件,一是“救国会事件”,杀死、迫害桓仁知识分子达100多人,同时波及了丹东知识分子200多人,桓仁知识分子几乎损失殆尽。二是“西江惨案”, 他们把500多名抗日军民和无辜群众,用刺刀挑死在浑江的冰窟窿里。
    十四年抗战,桓仁人口净减少9万人,借用八十年代省老党史专家的话说,桓仁是:“抗日最早,反抗最激烈,斗争环境最艰苦,付出的代价最大。”
    桓仁人说,五女山是我们的脊梁,浑江水是我们的血脉。
    中国抗日第一个大队也是在桓仁组成的,向鬼子头上砍去的第一刀是我们桓仁人,桓仁民众自卫军大刀队在坎川岭成功地阻止了日军入侵桓仁,至今,仍有18名大刀队员长眠于那山岭之上,连姓名都没有留下。桓仁人说:“我们桓仁人对得起唐司令、杨司令,他们在桓仁都打胜仗,当年,我们高兴地迎接他们来,又安全地把他们送走,俺桓仁人只想法保护他们,没出卖过他们”。 多么朴实的语言。
    我常常想,假设桓仁人民没有甲午年那场抗日胜利,唐聚五将军还能不能来桓仁?假设没有唐聚五在桓仁那场举举,杨司令还能不能从几百里地之外赶赴桓仁。没有这些,《风云儿女》该是什么样的?还能不能有国歌原创素材地这一命题的提出?
    现在,桓仁有位74岁的老人,他叫吴振海,一直在抗联的歌,这歌是杨司令教他父亲的,他会十多首,而且一唱就是五十年,他说,这是父亲留给他的最大遗愿,他要一直唱到生命的最后一天。前几天,省里两家新闻谋体采访了他,感动的这些编导们热泪盈眶。
    十四年抗战桓仁做出了巨大牺牲,也留给后人以巨大震憾。这是桓仁先辈们为国歌原创素材地谱写的另一首“义勇军进行曲”。2014年6月24日,《中国共产党历史组织机构辞典》编审会议参会人员一行十一人来桓,他们根据自己掌握的材料又到实地做了调研,党史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谷安林对桓仁那段历史予以了高度评价。上海市党史研究室主任徐建刚表示,要与桓仁建立党史研究通道,并在上海党史馆以一定形式予以表述,这是对桓仁抗战时期消失的那九万人口,惨遭迫害的那一百多名知识分子最好的一个纪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