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仁于2015年正式启动抗日义勇军纪念馆项目,2015年6月,本溪市委向辽宁省委递交筹建抗日义勇军纪念馆的请示;8月1日,第73次省长办公会议原则同意本溪市桓仁县建设抗日义勇军纪念馆;2016年1月25日,省委、省政府向中共中央、国务院递交《关… [详细]

  • 暂无资料

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述评

作者:于德泉 徐梦鸽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2-14 浏览次数:2808 次 【字体:

    摘要:“九一八”事变发生后,许多具有爱国主义精神的同胞们自发组织起来抗击外来侵略,东北抗日义勇军由此产生。学术界关于东北义勇军的斗争分期、斗争活动、战略转移及历史地位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就某些领域而言,对东北义勇军的研究还存在着若干提升的空间。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各族人民、东北军、警察部队中部分爱国官兵面对日本侵略,纷纷揭竿而起,组成义勇军、救国军、自卫军、大刀会、红枪会等抗日武装,这些队伍通常被人们统称为“东北抗日义勇军”。东北义勇军抗战,于1932年夏季形成高潮,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做出了重要贡献。1932年10月,东北义勇军开始分化,一部10万余人转战热河,一部4万余人随马占山等人退入苏联境内,一部17万余人仍在东北地区坚持武装斗争,还有2万多名抗日义勇军官兵从黑龙江取道苏联,辗转来到新疆;1934年新疆军队改编,进入新疆的东北抗日义勇军一部分被改编为不同军种的军队,另一部分则脱下戎装,走上日常的工作岗位,为新疆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一、东北抗战义勇军研究概述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的研究工作便着力开展。建国以前,雷丁编著的《东北义勇军运动史话》、东北义勇军总司令部宣传处编写的《东三省义民血战记》、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主编的《东北义勇军概况》、马占山编写的《东北义勇军的活跃》、柳仁编写的《统一战线后的东北义勇军》、葛文烈的《东北一撇》、来敏树的《义勇军抗战事迹》记述了东北义勇军开展抗日活动的情况;战时出版社的《东北抗战义勇军》收文16篇,系发表于《救国时报》、《辛报》、《国闻周报》等报刊上关于东北义勇军抗战情况报道的资料汇编;东北义勇军后援会主编的《东北义勇军后援会第一次经收捐款征信录》、《东北义勇军后援会第二次经收捐款征信录》、《东北义勇军后援会第三次经收捐款征信录》汇编了东北义勇军后援会经收捐款的相关情况;《东北抗日真相》第一卷1~8期收集为东北义勇军的工作密报。
  建国后,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的相关史料建设方面,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写的《新疆文史资料第23辑·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新疆》、辽宁省绥中县档案馆编著的《绥中县文史资料选编·第四辑·东北抗日义勇军在绥中抗日活动史料专辑》、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沈阳市委员会学习宣传文史委员会主编的《沈阳文史资料·第23辑·抗日义勇军在沈阳地区的活动》、由余骏升主编的《新疆文史资料精选·第2辑·1928-1944》、李进兴主编的《辽宁文史资料·第25辑·让民族之魂永存抗日义勇军斗争活动遗址、遗迹视察纪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省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辑部主编的《黑龙江文史资料·第21辑·义勇军松江浴血》、由穆景元主编的《辽西抗日义勇军之歌·锦州文史资料·第20辑》、《第二次中日战争各重要战役史料汇编·前编·自九一八至七七抗战·东北义勇军》都是反映各地义勇军活动的史料集汇编;研究专著方面有,张泓主编的《东北抗战义勇军·辽宁卷》(上、下)、赵杰主编的《血肉长城:义勇军抗日斗争实录》(上、下)、潘喜延等著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史》、元仁山的《东北义勇军》、[韩]朴宣泠的《东北抗日义勇军》,以上著作均从比较广阔的视野上对东北义勇军的活动和组织结构进行了深入的探讨;问昕的《辽西义勇军史稿》则专门论述了辽西地区义勇军抗击日本侵略的活动;人物志方面,谭翼主编的《东北抗日义勇军人物志》(上、下)记录了爱国先驱者的爱国行为。
    在学术论文方面,以CNKI——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为中心考察,检索到的相关文献有49篇,其中硕士学位论文1篇。纵观学术界有关东北抗战义勇军的论文,主要集中于对东北义勇军的斗争分期、斗争过程、战略转移、历史地位和失败原因几个方面的研究。
    二、关于东北抗战义勇军的研究专题 
   (一)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斗争分期
  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抗日斗争可以分为前期和后期两个阶段,前期斗争从1931年9月至1933年2月,后期斗争从1933年3月至1940年前后。前期斗争是东北抗日义勇军的黄金时代,是东北抗日斗争的一个高潮。相关论文有孔令波、孔强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前期抗日斗争》[1],刘晓音、孔令波的《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前期斗争结论的商榷》[2],孔刚,孔令波的《试论东北抗日义勇军1933年的抗日斗争》[3],孔令波、孔刚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后期抗日斗争》[4]等。
  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的前期斗争,刘晓音和孔令波在《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前期斗争结论的商榷》文章中,对学术界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前期斗争的结论进行了修改。以往学界大多认为,东北抗日义勇军在1933年便瓦解了、失败了。但是作者通过对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战斗中的损失、退入苏联境内的人数、转入热河地区参加抗日斗争的人数和继续在东北地区坚持抗日斗争的人数进行考证,认为在1933年后,从人数上看,大多数义勇军仍在斗争;从领导上看,多数领导仍坚持抗日;从组织系统来看,多数部队仍在斗争;从斗争行动上看,仍然激烈频繁。故作者得出结论:东北抗日义勇军的前期斗争并不是失败瓦解,只是遭受到严重的挫折和重大损失,从1933年开始又掀起了新一轮的斗争。
  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抗战的后期斗争,孔令波和孔刚在其文章《东北义勇军后期抗日斗争》中分别就辽宁省、吉林省以及黑龙江省的义勇军的后期活动进行了详细的论述,辽宁省的义勇军多路并举、坚持游击战争;吉林省的义勇军数量比较多,坚持斗争的时间比较长,后来大部分发展成为东北抗日联军;黑龙江省的义勇军余部在十分艰苦的山区继续坚持分散作战;并得出结论认为,在后期的抗日斗争中,17余万仍然坚持在东北地区抗日的义勇军仍然是东北抗日战场的生力军,他们为东北抗日游击战争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二)东北义勇军在地方的抗战
  关于东北义勇军在地方上抗战的主要范围,包括现在的辽宁省、吉林省和黑龙江省。有关东三省义勇军的具体抗战情况,相关论文有孔令波《东北抗日义勇军人数考》[5],穆景元、杨云芝的《锦州及辽西地区抗日义勇军的建立及斗争》[6],潘峻山的《辽宁各地抗日义勇军印制、发行钞票的史况》[7],徐邵清、张拓的《吉林抗日义勇军的崛起和失败》[8],宋晓宏、贾静、赵卓丹的《浅析吉林地区各路抗日义勇军的兴衰》[9]王仙波的《抗日战争初期的活动在白城西部的抗日义勇军》[10],王希亮的《哈尔滨抗日保卫战述略》[11]等。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迅速占领东北三省,这激起了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人民的激烈反抗,各地纷纷建立起义勇军进行斗争。孔令波在《东北抗日义勇军人数考》一文中考证,东北义勇军发展鼎盛时的人数为55万,即辽宁省(含热河和内蒙东部地区)27万、吉林省15万、黑龙江省13万。
  关于东北义勇军在辽宁地区活动,穆景元和杨云芝在《锦州及辽西地区抗日义勇军的建立及斗争》一文中经过考察和研究,论证了锦州以及辽西地区是东北抗日义勇军的发祥地。“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高举抗日救国的旗帜,提出的抗日救国号召受到了东北人民的热烈拥护,在这样的新形势下,辽宁省警务处长黄显声在取得张学良将军的同意后,与各方爱国人士联系,最后以辽宁省警务处的名义,制定了抗日义勇军《编委方案》,《方案》顺应民心,辽西地区各阶层人民和部分东北军爱国志士,纷纷组建“义勇军”、“救国军”、“自卫军”等各种名称的抗日武装(统称为“抗日义勇军”)。而后,耿继周、马子丹、高鹏镇等爱国将领也纷纷组建义勇军,在辽西各处开始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游击战争,吹响了义勇军反抗侵略的号角。
  辽宁地区的各路抗日义勇军,在组建抗日队伍的同时,迫于抗区的经济困境,还印制和发行了自己的钞票,从而在活跃地方经济,保证军需等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作者潘峻山在《辽宁各地抗日义勇军印制、发行钞票的史况》一文中分别论述了东北民众自卫军通用钞票的印制发行、辽宁民众自卫军发行的军用流通券、辽南第二军区张海天部以辽河地区前敌指挥部的名义发行的“军用流通券”、 岫岩刘景文部发行的“地方流通券”等方面的情况。
  吉林省抗日义勇军,主要是指以驻吉林省境内的东北军为主组成的抗日武装。其包括两个部分,一是原吉林军署所辖的正规武装,二是遍布吉林周围各县山区的反日山林队。徐绍清、张拓在《吉林抗日义勇军的崛起和失败》中指出,吉林地区的抗日义勇军兴起得稍晚,但却比较集中,战斗力比较强,主要有“尽力自卫军”、“吉林抗日救国军”及中国国民救国军等组织。在吉林(吉林市)地区,由长官公署卫队团团长冯占海率部首举义旗,组建了在吉林省最有影响的义勇军,不断壮大队伍,与敌人殊死搏斗,最后被张学良改编为陆军第63军;在长春地区,原驻防于吉林省城的东北军步兵第25旅旅长张作舟,拒绝汉奸劝降,率部队抵达榆树县,开始抗日活动;延边地区,主要有王德林领导的中国国民救国军;在白城地区,由李海青率部宣布抗日,并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王仙波在《抗日战争初期活动在白城西部的抗日义勇军》中详细叙述了在抗日战争初期活动在白城西部的抗日义勇军的抗战经过,其抗日活动时间虽然短暂,但是他们的英勇事迹却流传至今,影响深远;在通化、浑江地区,原东边道镇守使于芷山投敌后,于1932年4月21日,在桓仁县成立了民众自卫军;在四平地区主要有于海川领导的反满抗日义勇军和孙公雨领导的民众自卫军第十路军。 
  王希亮在《哈尔滨抗日保卫战述略》中论述了东北抗日义勇军在哈尔滨保卫战中的斗争过程,弥补了以往缺少对黑龙江省抗日义勇军活动研究的不足。他在文章中指出,在日军侵占了齐齐哈尔、锦州等地后,哈尔滨便成为了日军吞并东北的最大障碍。爱国将领李杜、冯占海等部通过两次哈尔滨保卫战多次粉碎伪军的进犯,但最终哈尔滨仍然难逃失陷。随后,吉黑义勇军在哈东战场、江北战场、哈西战场、吉敦战场开始了收复失地的军事行动。虽然收复行动仍然宣告失败,但是义勇军的抗争沉重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延缓了日本帝国主义侵吞东北的进程。
   (三)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战略转移及结局
  有关东北义勇军转移新疆的情况,主要论文有张德瑞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入新后对新疆社会的影响》和其硕士学位论文《东北抗日义勇军入新活动及影响》。
  1932年底,东北抗日义勇军苏炳文、马占山、李杜、王德林等部因无法抵抗日本侵略者强大的军事进攻,被迫退出东北,进入苏联境内。1933年2月,转战苏联的部分东北抗日义勇军经塔城等地陆续进入新疆,他们投身于新疆的建设,推动了新疆社会的发展。
  张德瑞在《东北抗日义勇军入新活动及影响》中分三个部分探讨了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新疆的活动、结局、及他们的历史贡献和社会影响。
  作者指出,东北抗日义勇军抵达新疆时,正值金树仁政权即将倒台之际,当时新疆的局势一片混乱。东北义勇军作为一支客籍部队,在推翻金氏统治的政变中,起了重要作用。新疆的局势稳定以后,盛世才对全省的军队进行了整编,加强了对东北抗战义勇军的控制,同时也巩固了自身在新疆的统治。其中一部分义勇军自行从业,参与修竣河渠、修筑公路、创办安集海炼油厂、创建新疆蒙哈学校等活动,为推动了新疆的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关于转战新疆的东北义勇军的最后结局,张德瑞指出,由于东北义勇军内部始终不能形成一个坚强统一的领导核心,导致各支义勇军入新后没有统一的指挥,不能相互配合,协同作战,各部将领互相猜疑。最后,盛世才残杀了部分义勇军,部分义勇军返乡,还有部分东北抗日义勇军参与了新疆的和平解放。
    (四)东北义勇军的历史地位及失败原因
  学术界一向关注对东北义勇军的历史地位的评述,目前为止,相关的论文有胡玉海的《东北义勇军抗战的历史地位》[14],高云凌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抗日战争中的历史地位》[15],卞直甫的《东北抗日义勇军的爱国精神述略》[16],王希亮的《试论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活动及其历史地位》[17],李秉刚的《试论东北抗日义勇军对全国人民反日斗争的影响》[18]等。
  义勇军的兴起,是中国近现代爱国主义的义举,更是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精神传统的延续和迸发。东北义勇军的抗战,虽然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遭受严重的挫折和失败,但义勇军的抗战,在中国抗日战争史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仍有无可替代的重要地位。总体来讲,义勇军沉重的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延缓了日军占领东北的进程,东北义勇军的组建及其英勇抗战,进一步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反日的爱国热情;他们体现了中国人民不屈服的精神、为东北抗日联军的形成发展,也为抗日的胜利奠定了基础并且总结了经验。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战争中所表现出来的爱国主义精神,是任何外来力量所动摇不了的,也正是今天鼓舞我们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精神力量。
关于义勇军失败的原因,高云凌的观点很有代表性。他认为,首先,抗日义勇军没有形成抗日领导核心,组织上缺乏统一的领导,政治上缺乏明确的抗日纲领;其次,东北抗日义勇军中的构成成分复杂,是日伪采取政治上瓦解诱降、经济上封锁、军事上以主要兵力打击消灭的战略成功的重要因素;最后,中国当时的积贫积弱,没有发达的经济和科技作为国防的基础,政府腐败无能;军事上敌强我弱,经济上没有实力,也是东北抗日义勇军兴起快失败也快的必然因素。
    三、关于东北义勇军的研究问题与不足
  学术界对东北抗日义勇军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不少的成果,但是笔者认为仍存在一系列的提升空间。
  第一,关于史料的建设方面,现有的史料分类混乱,应加大对史料整理的力度,尤其是按地域和时间进行史料的分类和整理。比如,可以整理一套有关东北义勇军整体及其在各地区抗战的年鉴,方便按照时间及地域来检索义勇军的抗战活动等。
  第二,应打破对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的空间局限性。现有的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在地方抗战的成果,主要集中于对辽宁省境内和吉林省境内义勇军的研究,而对黑龙江省东北抗日义勇军活动的研究则较少。活跃于黑龙江省的义勇军,如冯占山领导的部队在现属的黑龙江省管辖的哈尔滨市以及以东的宾县、五常和方正的抗日活动均在当地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当前的学术研究应当打破这种地域局限性,使东北三省的义勇军研究成为一个整体。
  第三,应打破对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的时间局限性。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的后期活动以及其结局,现在学术界多集中于对新疆的义勇军支部及其活动的研究,而对于后期仍坚持在东北地区抗战的义勇军的相关论述则较少。
  第四,在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抗战活动中,涌现了很多著名将领。如被称为东北义勇军四大将领的冯占山、苏炳文、王德林、李杜,他们的爱国主义精神影响着后人,抗日事迹被民间所传诵。但是,据现有的成果来看,对东北抗日义勇军的领导人物研究尚不足。
  第五,在东北抗日义勇军反抗侵略的过程中,有许多著名的战役。如双城阻击战、北镇战役等。但就目前的成果来看,关于东北义勇军在抗击侵略中的具体战役方面缺乏相关深入的研究与探讨。
  第六,东北抗日义勇军除了具有军事史上的意义外,在思想史、社会史层面,也具有相当的影响。比如,关于东北义勇军与现代中国的民族主义问题:东北抗日义勇军在东北地区的局部抗战,延缓了日本的侵略步伐,对于国民政府坚持“苦撑待变”有着重要的意义,其在全面抗战爆发前夕的不屈斗争,激发了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从民族国家构建的视角,应当把抗日战争的14年连贯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抗战的14年是中华民族民族主义情感不断喷发的过程,设想没有东北义勇军等群众组织的自发斗争,在七七事变这一刻,各党派各团体绝不可能立即放下分歧和成见,而走到同一面抗战旗帜下;再如,东北义勇军与群众动员问题:东北抗日义勇军是一系列群众武装的统称,其兴起具有自发性,在九一八事变国难当头,国民政府执行“不抵抗”政策,国联绥靖态度的情形下,东北义勇军究竟怎样组织民众,怎样进行抗战的呼吁和社会动员,国内各党派各团体对此持怎样的政治舆论等问题均值得思考。
  第七,“义勇军进行曲”诞生于东北抗日义勇军1935年遭受挫折之时,是田汉填词、聂耳作曲,为《风云儿女》创作的主题歌。但是从现有的研究成果来看,对于“义勇军进行曲”的诞生细节还存在若干的争议,应该进一步对现存的史料进行考证,对“义勇军—义勇军进行曲—国歌”之间的关系做以科学论述。
  第八,学术界对东北抗日义勇军与国民政府、中共以及日伪政府的关系等问题的研究仍处于空白阶段,而与东北的其他救国爱国团体,如与东北民众救国会的关系等方面仍有若干提升的空间。
  第九,有关东北义勇军研究的成果中,出现了史实相互矛盾的情况。比如说,对于1932年东北义勇军溃败后,其转战苏联境内的人数问题在不同论文中就有不同的说法。应进一步加强对史料的考证,特别是要注意同一史实在不同史料中的互证。
  第十,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的现实意义,应该进一步挖掘。东北抗日义勇军爱国主义的抗战事迹,以及其爱国主义的精神直到今天仍然值得颂扬。对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抗战年代的以民族大义为重,不屈不挠、英勇斗争精神的肯定,是在当下弘扬爱国主义精神,警醒青年们担负起祖国现代化建设任务的重要方式,也是对现在的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的教育的重要途径。
    参考文献
    [1]孔令波,孔强.东北抗日义勇军前期抗日斗争.[J].世纪桥,2010(8)
    [2]刘晓音,孔令波.关于东北抗日义勇军前期斗争结论的商榷[J].抗日战史研究,2010(2)
    [3]孔刚,孔令波.试论东北抗日义勇军1933年的抗日斗争[J].现代军事,2011(3)
    [4]孔令波,孔强.东北抗日义勇军后期抗日斗争.[J].世纪桥,2010(12)
    [5]孔令波.东北抗日义勇军人数考[J].抗日战史,2009(3)
    [6]穆景元、杨云芝.锦州及辽西地区抗日义勇军的建立及斗争[J].锦州师范学院学报,2003(11)
    [7]潘峻山.辽宁各地抗日义勇军印制、发行钞票的史况[J].货币史研究
    [8]徐绍清、张拓.吉林抗日义勇军的崛起和失败[J].抗日战争史研究,2006(6)
    [9]宋晓宏、贾静、赵卓丹.浅析吉林地区各路抗日义勇军的兴衰[J].长白学刊,1997(3)
    [10]王仙波.抗日战争初期活动在白城西部的抗日义勇军[J].近现代东北,2010(3)
    [11] 王希亮.哈尔滨抗日保卫战述略.[A].血肉长城——义勇军抗日斗争实录(下)[M].辽宁:辽宁人民出版社,2001
    [12]张德瑞.东北抗日义勇军入新后对新疆社会的影响.[J].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5) 
    [13]张德瑞.东北抗日义勇军入新活动及影响.新疆大学硕士学位论文[D],2008
    [14]胡玉海.东北义勇军抗战的历史地位.[J].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9)
    [15]高云凌.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抗日战争中的历史地位[J].黑河学刊,1995(6)
    [16]卞直甫.东北抗日义勇军的爱国精神述略[J].锦州师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5(1)
    [17]王希亮.试论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活动及其历史地位.[J].社会科学辑刊.1988(1)
    [18]李秉刚.试论东北抗日义勇军对全国人民反日斗争的影响[J].辽宁大学学报,1987(5)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