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仁于2015年正式启动抗日义勇军纪念馆项目,2015年6月,本溪市委向辽宁省委递交筹建抗日义勇军纪念馆的请示;8月1日,第73次省长办公会议原则同意本溪市桓仁县建设抗日义勇军纪念馆;2016年1月25日,省委、省政府向中共中央、国务院递交《关… [详细]

  • 暂无资料

我的父亲郭景珊

作者: 来源:郭春光 发布时间:2017-12-14 浏览次数:93185 次 【字体:

我的父亲郭景珊
——辽宁民众抗日自卫军主要创始人之一
 
                                 

    一、家境贫困为生活所迫参加奉军
    我有一位让我敬仰又敬畏,特别值得我骄傲和自豪的父亲,他一生不图名、不为利、不爱官、不爱财,是爱国爱民的抗日英雄,郭景珊(山),字俊杰,号仙洲,1901年6月4日(光绪二十七年四月十八日)生于辽宁省八角台(今台安县)新开河乡,唐屯村东马家窝堡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排行老五,巧得是与张学良少帅是同年同月同日又同县生,而且跟随张学良将军戎马十几年。
    父亲因家穷勉强念了四年私塾,十四岁就跟哥哥们到地主家扛活当半拉子,十六岁那年因不能忍受地主的辱骂,一气之下告别父母到奉天,通过他的三舅王伦介绍在二十七师当了一名护目(传送文书)。后来得到张作相旅长及张学良旅长和郭松龄的器重推荐提拔。经过二十七师教导营学习,进东北讲武堂五期炮科深造后,没几年时间从担任卫队旅中尉排长升至上尉连长、旅部少校副官、中校营长、代理团长等职。跟随张作相进关参加过直皖战争,跟随张学良和郭松龄到佳木斯地区剿匪,还参加过两次直奉战和郭军反奉等多次战役。因此父亲是位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军人。1928年东北军缩编,他进了同泽新民储才馆警察班学习,毕业后担任沈阳县公安大队长,1929年调到辽宁省桓仁县任公安局长兼任公安大队长,1931年秋被辽宁省警务处黄显声处长调任新宾县公安局长,由于“九.一八”爆发原因没去赴任。
    二、日寇入侵  组织抗日义勇军
    日本帝国主义用武力强占东北,国土沦陷,百姓遭蹂躏,父亲对日寇的野蛮行径无比憎恨,他少年时读过《国事悲》、《岳飞精忠报国》、《戚继光平倭寇》等书籍,对他的教育是深刻的,要以历史上的抗敌英雄为楷模。从1931年10月初他就决心开始组织力量抗日救国,一定把日寇赶出东北,收复国土,绝不当亡国奴。这时父亲的结拜哥哥唐聚伍拿着张学良将军的委任状,从北平来到桓仁任东边镇守使署第一团团长,父亲帮助他安排完住房,谈及时局问题,俩人达成共识,认为国家遭受日寇侵略,处在最危险的关头,我们军人必须担负起保家卫国的职责,俩人决定共同抗日救国,便开始了秘密筹划工作。
    聚友抗日家族当先,父亲首先发动自家亲属,哥哥,侄子,外甥,姨兄,朋友二十几人,作为组建抗日武装的骨干,并联络东边道十几个县的公安局长,公安大队长,原警察班同学及爱国的仁人志士,大多数人都纷纷响应,愿意跟随郭大队长唐团长共同抗日。1931年11月初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秘书黄宇宙带着张学良将军组织抗日武装的手谕及救国会的指示来到桓仁县见到父亲和唐聚伍,这样就更增强了父亲他俩的抗日信心,并把黄一路上联络到的抗日武装介绍给父亲合并一起抗日。经过五个月的准备,组织人员大约有七万,经过几次秘密会议制定了抗日方针政策组织机构等事项,父亲和唐聚伍认为时机已成熟,1932年4月21日在桓仁县正式竖起了“辽宁民众自卫军”(张学良定的)抗日大旗,召开了誓师大会,发布了“安民佈告”“告民众及武装同志书”,各县改悬青天白日旗,并通电全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东边道抗日斗争。
    父亲为了抗日卖掉房产和母亲的首饰,还把积蓄多年的三千元大洋一并捐出用作抗日资金,可谓是倾其所有,输尽家财,国难当头,毁家纾难。
    为了使唐聚伍和张宗周二人能专心领导抗日,父亲推举唐张二人担任了自卫军总司令、副总司令,父亲只担任了第七路司令,为了整顿军纪兼任了宪兵司令,为了唐总司令指挥便捷和威风,给他买了一匹价钱不菲的坐骑黄骠马,为了唐夫人支持唐抗日,给她买了一件上等裘皮大衣。
    为了防止日寇的报复,解除抗日领导人的后顾之忧,父亲将自卫军领导人的家属都送到北平,委托救国会帮助保护照顾起来。可见父亲在抗日前期准备工作用心良苦。
    誓师大会后,自卫军便投入了激烈的战斗中,父亲专找硬仗打,大仗打,打增援,每次战斗父亲都是身先士卒,带领父子兵冲锋陷阵,在父亲和唐聚伍的指挥领导下,不到半年各路自卫军将士消灭了数千人的日伪军,收复了二十一个县,1932年8月在张学良将军的授意下在通化成立了辽宁省临时政府,唐聚伍被委任为代主席,父亲为常委。这时自卫军发展到六个方面军共三十七路十三个支队,人员达二十四万,沉重的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振奋了百姓抗日精神。
    父亲从1932年4月到10月期间在东边道,参加指挥的战役有:三次收复新宾,三夺宽甸,大战牛毛坞,三战临江,三打集安,血战八道江等,均以胜利彪炳史册。
    三、率部参加热河抗战
    1932年10月下旬,日本关东军看到自卫军日益强大,侵华计划遭到破坏,成了心头之病,便集中了四万精兵围剿自卫军,在飞机装甲车大炮的攻击下,自卫军很快被打散,损失惨重,在弹尽粮绝无有后援的极其艰难情况下,决定一部分留下打游击继续抗日,如王凤阁,李春润,邓铁梅等人在坚持抗日斗争中相继壮烈牺牲,父亲带领主力退往热河长城地区继续抗日,经过一个多月时间昼伏夜行边打边撤到了朝阳凌源后马上进北平找到唐聚伍,进见张学良将军汇报东边道抗日情况,张将军对他们抗日工作给予了肯定,发给俩人“勇”字勋章各一枚,军饷4万元大洋并给予嘉奖。把辽宁民众自卫军改编为抗日义勇军第三军团,父亲被任命为三军团副总指挥代总指挥,押运着张将军发给的武器军需物资回到凌源,开始了热河保卫战和长城抗战。父亲指挥的战役有十几次,如北票,朝阳,平泉,古北口,十八盘等战役,打得特别艰苦,伤亡严重。由于“塘沽协定”屈辱条约的签订,剥夺了义勇军抗日权利,让父亲极为愤慨,自己的母亲和儿子被日本人杀害,侄子在战斗中牺牲,家中失去了三位亲人。父亲对国恨家仇,一生中一直是耿耿于怀,刻骨铭心,并告诫儿女永远要记住这笔帐。他在保卫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维护民族尊严争取民族解放和独立做出了巨大贡献。
    四、淡泊明志  心系英烈
    日本投降后新中国建立,他一直没忘记跟随他在抗日中牺牲的义勇军将士,一直在努力为他们争取应有荣誉而奔波,一直在帮助他们做点事如募捐钱款给这些人的家属作为补偿。救国会的发起人高崇民,阎宝航建国后曾推荐父亲到政府做官员,都被父亲回绝了,父亲只想做个平民,不想彰显自己的抗日功绩,更不想伸手向政府要待遇和照顾,但是在1951年镇反运动中,在1966年文革期间反而遭到打击,险些没了命,直到1981年才得以平反,同年被武迪生市长聘为沈阳市文史馆馆员。在这以后曾有作家要为他写书立传,他说不要写我,要写你们就写那些在抗日战争中为国牺牲的义勇军将士吧,他始终低调地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直到1998年去世,享年98岁。
    父亲在抗日战场上叱咤风云、是骁勇善战的将军,在平凡生活中是默默无闻、和蔼可亲的老人,让我做儿子的感到特别的骄傲,他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 
  
   (作者为郭景珊将军之子、抗日义勇军研究中心主任郭春光) 
  
                                    

【打印正文】